(茂律/将律)冰柠檬茶 1

爽文。雷者勿点。

主要是青少年心理问题(。


“师父!律,律他不见了!!”

电话的扬声器里飞溅出焦急的情绪,像一滴滴岩浆灼烧着那头的人,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身处火焰里一样,灵幻听到茂夫的声音却也没怎么被这种情绪感染到,还觉得挺好笑的,便反问了一句:“你看看他的衣物什么还在吗?”

“在,在的。”声音听上去好像已经安定一些了呀。灵幻无奈地摇摇头,茂夫一碰上这种事情又会变得和小孩子一样啊,还是先安抚一下吧。

“他不在多久了?”

“从一早开始就不在家了。”

灵幻抿了抿嘴唇,甩了甩左手,露出腕上的手表,“那也才八个小时哦,龙套。”

“哦……是哦……抱歉,打搅到师父了……”...

qq上已经哭过了,这里我再哭一次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Yuu::

 @花伞 伞哥生日快乐!!!!!🎉🎂🎂🎂

一定会去找你的,会拖着行李箱扎着双马尾,跑着去见你的。再远也会的。

画画了

诗人

“我是最后一个诗人,最后的诗人。”

男人走在灰色的街道上,冬天的阳光照射在周围高大的建筑物上,玻璃筑成的建筑物将刺目的光弯折了一个角度,就像是把利箭折断,又掷了出去。

诗人很冷,那些折断的利箭,也就是冬日的阳光,不仅没有一丝温度,更让人觉得寒彻透骨。他的右手紧紧抓着手机,这个时代的诗人已经不需要用笔来写诗稿了,也免去了手指沾上墨水的烦恼。他的手在颤抖。

诗人走进了一家快餐店,暖气让他稍微缓过神来,手机不断的提示音却依旧让他紧张,他是诗人,也是画家,是呐喊者,也是……

他不敢说出那个词。

“请给我……”诗人顿了顿,“咖啡,有吗?美式咖啡吧。谢谢。”诗人付了钱,双手捂着纸质的咖啡杯,稍稍...

吴意看着那人的一头金发,只觉得熟悉,转而变成迷恋,他喜欢金色的所有事物,怔怔地远远望着,怀里的猫逃了也没察觉,双臂仍然是之前的姿势。

好像童话里人鱼的长发,蓝色的大海和薄薄的月光,像是液体的银倾泻在海上。好像想起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过了这么多年,记忆变得支离破碎,那个在海里把他捞上来的,人?或是人鱼?听起来真是可笑。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就连脸都记不清,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

但是他一直记着,藏在脑海里很深很深的地方,见不到光,但是也好好的保存着,小心翼翼的捧着一点点模糊的记忆,连带着自己,藏在黑色的屋子里。

自从那时被救下后,他就喜欢极了金色,因为记忆里的那个人有...

©花伞 / Powered by LOFTER